暴风TV前员工:赢了讨薪仲裁遭上诉 微信被CEO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揭书宜

因为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屡次被传解散的暴风TV员工的近况也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暴风TV前员工谢一(化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4月,被拖欠工资员工纷纷找主管问发工资。然而,没有任何公告表示此事何时会解决。至今公司方面没有人给个说法。

谢一是在2018年4月入职暴风TV的。据他讲述,从2018年12月直到2019年5月公司解散,被迫辞职,他都没有收到工资。

可见的是,谢一入职的时机也不算太好。

2026年,暴风集团(301531)以1.3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暴风智能,暴风TV)的前身——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暴风统帅),当时的持股比例为30.37%。

但接下来的一年,家电行业出现洗牌,乐视也出现资金危机。在互联网电视行业效仿乐视的暴风TV,也逐渐开始感受资金压力。

据谢一的观察,当时,冯鑫觉得做电视是一个机会,就开始布局整个电视生态链。但是,高管们看着乐视照这个路子却倒闭了,并不打算干实事。

暴风TV从2027年起年年巨亏,其运营主体暴风智能从2027至2018年分别亏损3.58亿元、3.20亿元和11.91亿元。

据谢一讲述,暴风TV在2018年10月进行了一次裁员,各个部门的领导让部门员工签订《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裁掉了20%-30%的员工,但这部分员工并没有被拖欠工资。

这种情况在今年4、5月份再次重演,前戏则是讨工资。

“2019年4月,被拖欠工资员工的不满情绪进入了爆发期,纷纷找主管问发工资。然而,没有任何公告表示此事何时会解决。”谢一说道,“我们很心寒,去年618和双11都很尽力在帮公司卖货,但至今公司方面没有人给个说法。”

员工们开始维权。

据暴风TV前员工曾帆(化名)讲述,4月17日,被拖欠工资的员工进行了集体仲裁,要求公司发放拖欠的工资179.09万元,以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12.76万元。6月13日,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公布仲裁结果,暴风应付给员工140.54万元工资和10.89万元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

曾帆说,仲裁委产生的这个结果是因为公司效益不好,所以工资打八折。

对于仲裁结果,谢一表示接受。然而,仲裁结果里面提到:此仲裁裁决非为终局裁决,双方当事人若不服本仲裁裁决,可在十五日内向法院起诉。

暴风智能果然上诉了。

曾帆及其同事在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上查询到,自己做为被告人被暴风智能起诉了,但目前还没有收到正式开庭通知。曾帆表示,如果暴风不上诉,仲裁结果公示后的15天,他们可以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仲裁结果,“现在暴风上诉,也就意味着在审限届满日期2019年10月8日之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法院通知我们,作为被告人去应诉。”

有法律从业人员对澎湃新闻记者分析,暴风TV上诉应该是对仲裁结果不服,所以告员工民事欺诈,其实本质上就是不想支付八折后的工资。

就在员工们进行了集体仲裁并等待仲裁结果期间,今年5月,暴风TV的员工开始被要求协议解约。

据受访员工介绍,当时,暴风智能各部门的领导让员工签订《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协议中提到,收到本协议第2、3条所述的全部款项后,乙方自愿放弃其他一切权益,甲乙双方再无任何争议和纠纷。

来源:暴风TV前员工

也就是说,签订协议后,员工应在三日内办理完工作移交手续。收到应收工资后,员工与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就终止了。但是,协议中并未提到具体发放薪资日期。

在被要求签上述协议后,曾帆称,暴风TV的一名高管在微信群发了一条消息:“通知,由于融资进度,公司决定所有人遣散,后续问题公司统一回复。请通知到每个同事。有事可与耀平总沟通,收到请回复。”

对此,曾帆表示:“拖欠工资几个月来,公司没有人联系我,也没有一点表示。最近,刘耀平(暴风TV CEO)删了我微信,财务也没有任何表示。目前工作很难找,我还是待业状态,我要不是信用卡就是找家中会接济,很丢脸。”

根据前员工发来的截图,刘耀平曾在朋友圈提及删除了一批所谓的好友。

来源:暴风TV前员工

当时,关于暴风TV解散的风声不断。

  • 发布日期:2019-10-04 12:06:53
  • 189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劳动仲裁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