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猝死工作现场 单位极力撇清责任工程合同怎么写

  离职审批前后摩擦

  一审讯断利于员工

  法官庭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祝作宾与公司劳动关系的截止日期上。公司主张祝作宾于2017年3月3日从公司离职,当日双方已经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此,公司提交离职审批表复印件作为证明。该离职审批表系正本复印件,上面记载有祝作宾职务、驻勤单位等信息。离职类别一栏中,辞职、自动离职、合同期满各项下面均有“√”标记。在离职缘故原由一栏中,有手写体“回家治病”。在署名处有“祝作宾”字样签字。在项目负责人一栏中,有“李某”字样签字。

  公司提交的离职审批表副本复印件,与小祝持有的完全一致,内容为:自己祝作宾(身份证号码×××)自愿分开保安工作岗位,即签字之日起与保安公司解除所有劳动关系,并且无任何经济纠纷。离职相关手续已于2017年3月3日10时15分料理完毕。自己离职后一切行为均与该公司无关,如发生任何问题,均由自己承担。针对于以上内容,自己已分明相识并同意。离职人签字处有“祝作宾”字样签字,并捺有指模。

  法院认为,对祝作宾于2016年12月10日入职,双方均予以认可,法院对于此予以确认。

  对祝作宾与公司劳动关系的消灭时间,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仲裁阶段的举证情况,法院认为,首先对于双方均作为证据提交的保安离职审批表中记载的内容存在不一致的情况,因该两份审批表均系公司出具,而公司并未对于此进行合理的解释,也未提交其他证据佐证该离职审批表的形成过程,无法排除祝作宾在离职审批表签字后由公司填写其他局部内容的可能性。

  结合多位证人的陈述,法院无法确认祝作宾在发病猝死前3天即与公司解除了劳动关系。相反,证人证言能够印证祝作宾至死前仍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此外,祝作宾发病抢救地点墙上吊挂有“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字样的宣传板,公司的解释是祝作宾在2017年3月3日后住在宿舍未分开,但对祝作宾为何发病后在公司办公地点不能作出令人折服的解释。

  根据上述情况,法院认为祝作宾与公司间存在劳动关系的截止日应为2017年3月6日,而非公司所主张的3月3日。由此,法院作出了响应的讯断。

  单位辩解不合常理

  确认员工并未离职

  公司不服法院讯断,以一审讯断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执法分歧差错为由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为此,公司还提交证人卢某及证人王某分辨出具的证人证言两份,欲证明祝作宾的离职时间为2017年3月3日。

  法院审查认为,公司二审提交的证人证言不属于二审新证据,理由是公司并未按照执法规定向法院申请,证据合法性欠缺;再者,相关证人证言均在一审法庭争辩前就已经存在,一审举证并无困难,但公司并未在一审法庭争辩终结前行使举证权利。从证人证言来看,两位证人均无最终的人事审批权,其证言的关联性不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执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解雇、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公司提交的《离职审批表》有两个版本,但记载的内容略有差异,公司对于此解释是事后审批问题。

  法院认为,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在与祝作宾解除劳动关系的情形下,该当保障解除事实清晰明确,按照公司陈述,其于2017年2月7日与祝作宾的亲属结算完毕并实际推行,依照常理该当是审批在前、结算在后,而公司的解释是结算在前、审批在后,且其单方在结算之后的《离职审批表》上添加内容,即是转变相识除劳动关系时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内容,一审法院对于公司举证孕育发生合理怀疑,具有事实依据。

  鉴于公司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二审法院终审讯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报记者 赵新政)

1 2 共2页

  • 发布日期:2019-06-01 10:53:31
  • 167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劳动仲裁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