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将无涉外因素商事纠纷提交域外仲裁需立法支持公司未签订劳动合同 补偿多少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制定的《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第1条第3款对于“国际仲裁”的定义更为宽松: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仲裁为国际仲裁:1.仲裁协议的各方当事人在缔结协议时,其业务地点位于不同的国家;或2.下列地点之一位于各方当事人业务地点所在国以外:(1)仲裁协议中确定的或根据仲裁协议而确定的仲裁地点;(2)推行商事关系的大局部义务的任何地点或与争议事项关系最密切的地点;或3.各方当事人明确同意,仲裁协议的标的与一个以上的国家有关。”

  依据第3项,当事人可以合意赋予商事生意营业标的以“涉外因素”。这俨然给予当事人刻意规避业务地国司法统领的机会,使得法官在对于“涉外因素”的认定上掉去主导职位地方。

  近些年,围绕着非涉外商事纠纷在域外仲裁的合法性问题,仲裁实务界与学术界多有热议。来自法院的态度是“没有涉外因素的合同争议拿到国外仲裁,仲裁协议就无效。”可这种态度并没有明确的国内执法支撑。中国合同法第128条第2款、民事诉讼法第271条第1款和仲裁法第65条只规定:涉外合同确当事人可以根据仲裁协议向中国仲裁机构或者其他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从这一选择性规范中,无法解读出“非涉外合同确当事人不得根据仲裁协议向中国仲裁机构或者其他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这一禁止性规范来。另外,以违反公共政策为由,否定将不含“涉外因素”的商事争议拿到国外仲裁的提法,也被最高人民法院明确否定了。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了《关于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提供司法保证的意见》第9条第1款规定:“在自贸实验区内注册的外商独资企业相互之间约定商事争议提交域外仲裁的,不应仅以其争议不具有涉外因素为由认定相关仲裁协议无效。”该2017年条目不只不能作为2015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西门子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诉上海黄金置地有限公司申请否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民事裁定书的依据,而且还在法理上引起诸多争议,如自由贸易试验区毕竟能否使在该地区注册成立的外商独资企业商事行为具有“涉外因素”?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内设立的中王法人约定将商事争议提交域外仲裁,为什么纵然没有“涉外因素”,仲裁协议却仍然有效?

  在国际私法规模,对于“涉外因素”认知和处理的争论,触及对于商事仲裁、诉讼和调停性子的懂得,归根结蒂还是“法无禁止即自由”与“自由须有执法依据”的理念交锋。这个问题在西方执法思想史上俨然早已解决,而中国的司法实践评释对于这一问题尚不清晰。为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需要在商事争议解决制度方面明确价值取向,中国既可以借鉴美国制度,以严格的“国际性”标准适用《纽约公约》,也不妨采取《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给予当事人越发宽松的争议解决选择权,缓解国内商事诉讼压力。不论何种选择,在民商事案件“涉外因素”的辨认与处理上都应有一个统一的、切合逻辑的、能被业内广泛懂得的准则,这也是与国际接轨的一项重要举措。

1 2 共2页

  • 发布日期:2019-05-26 16:43:16
  • 189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劳动仲裁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