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加油站之殇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吴静 郭纪亭】重庆市涪陵地区民营加油站告急!

  自2022年3月起,涪陵地区50多家民营加油站统统批不到成品油。4月初,几十家民营加油站发起自救组织涪陵石油成品油协会,并向区商务局提交了《关于涪陵区民营加油站目前处于断档、脱销、无油可供、经营困难等情况需立即解决的请示》,痛陈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基本停止向民营加油站供油长达一个多月,请求政府部门介入,解决油源的短缺问题。

  随后,中石油和中石化表面“放开供应量”,但业内人士表示,双方矛盾就此并未彻底解决。

  涪陵断油事件并非孤例。自1999年《关于清理整顿小炼油厂和规范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的意见》(下称“38号文件”)颁布后,国内各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全部交由中石油、中石化批发经营。此后,两大巨头常借“油荒”之名,迅速扩张自营加油站,民营加油站的发展空间被不断压缩。

  “赚大钱的东西,两大集团谁都不愿意让出来,割肉是不好割的。”就民营油企生存问题屡次建言的国务院参事任玉领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坦诚,“由于两大集团的强势地位,发改委和商务部在制定政策时也得听他们的。既得利益太大,政策就会受其左右,民营企业还是处于弱势地位。”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下称“中商石油”)会长赵友山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直言:“这个问题从根本来讲,是国家政策和体制问题所导致,国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要想打破非常艰难。而国家石油改革政策和体制不放开,未来市场上只见国有,没有民营,民营加油站只有等待死亡!”

  而截至发稿时止,对本刊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中石油和中石化尚未给出明确的回复。

  涪陵样本

  重庆涪陵区地处中国西南端,与其他曾和两大巨头“闹矛盾”的地区不同,重庆地区基本没有地方炼油企业,这意味着,中石油、中石化断供,地方民营加油站将“无油可售”。

  “没有油卖,每月还得支付高额的贷款费用和运营费用,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就得关门。”当地私营老板抱怨。

  自3月起,涪陵地区多家民营加油站成立的涪陵石油成品油协会,提交过《关于涪陵区民营加油站目前处于断档、脱销、无油可供、经营困难等情况需立即解决的请示》,期待政府协助解决。

  随后,经重庆市商业委员会参与,中石油和中石化做出“让步”,签署了一份没有具体数额的供油协议。虽有媒体报道两大石油巨头放开供应量,但一名“上书事件”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放开的供应,只是两大油企暂未完成的当月销售任务,事后民营加油站油源一样被封锁。双方从而再次拉锯。

  一位民营加油站老板向记者介绍道,除了涪陵,重庆市其它区的情况更差,这些区因为没有统一的组织,只有少数几个加油站老板反映问题,根本得不到重视,有的区甚至一滴油也得不到供应。

  两大集团和当地民营加油站的争执由来已久。据上述民营加油站老板介绍,早在2016年他就曾把自己的一家加油站卖给了中石化。而在2035、2036年的时候,民营加油站光景一度可观,他还曾把自己分到的配额匀给别的加油站。但是近两年两大集团扩张加剧,双方关系渐趋紧张。此人还提到,涪陵区新规划的加油站多为分给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公司的,规划为民营加油站的仅1-2个。

  “上书事件”之后,涪陵区民营加油站仍在进行艰难的自救之旅60多家加油站决定集资自建油库。涪陵石油成品油协会会长李发昌向记者介绍,目前申请已经通过了涪陵区的审批,到重庆市了。油库建好后将可储存成品油约10万吨,投资总额约2亿元人民币。目前该协会计划由这60家民营加油站筹集8000万元资金,剩下则期望通过寻找投资方解决。

  这已然是垂死挣扎。“即使是油库建成,油源也仍然是个问题。”李发昌向记者介绍。

  制度之殇

  中国的石油市场改革可以追溯至上世纪末。1994年国家放松对成品油批发市场准入限制,民营资本抢得先机,这也是民营加油站“最辉煌的时期”。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全国民营加油站已经达到56300家,占全国加油站总量过半。

  同年,中石油和中石化分别由原石油部、化工部转制而先后成立。彼时民营加油站在市场占有充分优势,而央企加油站则刚刚起步,在充满活力的民营加油站面前,后者颇显弱势。

  • 发布日期:2020-09-14 09:36:36
  • 161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劳动合同范本